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句子

外婆家的苹果树

版式设计 王伯晨两年前的春天,95岁高龄的外婆无疾而终,留下我对她深深的思念。每到春天,我就会想起外婆,想起我小时候外婆家院子里的那棵苹果树。在豫西贫瘠的村落里,果树很少见。令人羡慕的是,外婆家的院子…

版式设计 王伯晨
两年前的春天,95岁高龄的外婆无疾而终,留下我对她深深的思念。每到春天,我就会想起外婆,想起我小时候外婆家院子里的那棵苹果树。
在豫西贫瘠的村落里,果树很少见。令人羡慕的是,外婆家的院子里有一棵苹果树,这大大满足了我拥有一棵果树的梦想!每次去外婆家,我总要摩挲几下树干,抬头看看树冠。
春暖花开的季节,苹果树开出淡粉色的花,满院生香,让人忍不住大口大口呼吸清香的空气,盼望着苹果快点儿成熟。
花一落,树上便结满了深绿色的小苹果,刚开始只有玻璃球弹子那么大,没过几天,就长成乒乓球那么大了,一天一个样儿!又过了些时候,苹果逐渐长大,颜色也逐渐由嫩绿变成深绿,后来颜色越变越浅。
八月一过,苹果个头就不再长了,向阳的地方变成了黄绿色,或者淡红色。苹果散发出诱人的清香,勾引我不住地咽口水。
农历八月十五过后,苹果就成熟了,硕果累累,挂满枝头,把树枝压得弯弯的。平时,外公外婆对苹果看得很紧,不到中秋节是不允许摘的。如果我去了,外婆会破例摘一个,满脸笑意地塞给我,慈祥地看着我,催促说,快吃吧!我早已迫不及待,把苹果在袖子上胡乱蹭两下,便大口大口吃起来。刚摘下的苹果,又脆又甜,汁液充满口腔,满鼻子都是清香。
到了冬天,树叶落了。外公会用草绳细心地把树干缠上,防止它冻伤。即使光秃秃的树,我也觉得很亲切。小时候,家里卫生条件不好,冬天棉袄里难免会生虱子,我背靠苹果树蹭一蹭,真解痒!有时我会和小伙伴们拉着树杈打秋千,围着树打打闹闹,好不惬意!
时间一天一天流逝,苹果树静悄悄地伴随着我的童年。忘了是哪一年,小舅翻修房子,把苹果树砍掉了。为此,我伤心了好几天。后来,每次去外婆家,我都忍不住找找它,心想,若它还在,是不是该开花了?该结果了?总觉得满院子还是那熟悉的清香!
THE END
晚报副刊精读
编辑:静
审核:周彦超张广英
洛阳晚报
根据著作权法相关规定,以上作品版权归洛阳日报社享有,除法律许可之外,未经洛阳日报社授权,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非法转载使用。
洛阳日报社所属媒体使用之文图及音像稿件,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与洛阳日报社联系,电话:0379-65233520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