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句子

儿时的印象(四)丨送你一份童年的礼物!

文字:无风涟漪声音主播:柔谨又来到 “楚湘汇夜读”时间,我是”楚湘汇夜读”有声主播:柔谨,在江城武汉向您问好: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文章是《儿时印象四》,作…

文字:无风涟漪声音主播:柔谨
又来到 “楚湘汇夜读”时间,我是”楚湘汇夜读”有声主播:柔谨,在江城武汉向您问好: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文章是《儿时印象四》,作者:无风涟漪,如果你也喜欢这篇文章欢迎拉到”文末”给我们一个”在看” ! 也希望大家喜欢我的声音,给我一个关注,谢谢 。
到四五岁时,我就不跟秋生玩了。皮倒冒扯,主要嫌她细哒,玩不到一起。开始,她穿着个整档裤在我面前显朽,指着我开档裤露出的屌剂剂羞羞我,说我咯大咯大哒还露屌剂剂,跟细毛毛一样的不怕丑,搞得我没好气地还她一呸:“我的名字本来就是细毛,就是个细毛毛,露屌剂剂气死你!”
后来,自从娘教会我认字写字、还给我买了一支毛笔和一砣墨后,我更是冒得时间理她。每天早饭后,我把饭碗扑过来当砚盘,就开始在碗底子上磨墨,要把娘头天晚上教我的10个生字写熟。冒得纸,我就把哥冒写完的本子,包括写了字但四周空出来的边边角角,都统统裁下来,再按照宽窄不同,用饭粒粘成小小的本子,作为自己的宝物随身带起。
波鬼子回来,见到他那惨不忍睹、统统都打了鸟胯的本子又是一顿大擂大叫,那都是后话。反正,我忙得很,没空撘理秋生。就是有空撘理,她又不认得字,更不会写字,七不懂八不懂的,“还说我是个细毛毛,你才是个细毛毛,穿整档裤的细毛毛。”
再说,原来那些摘乌泡子、挖鸡把子、寻绊根草的根、呷咯呷那的事,都是些好呷佬解嘴巴馋的事,根本帮不了屋里的大忙,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到山上寻菌子,帮屋里解决呷饭呷菜的大事!
游子屋塘后面有个蛮大的山,山上经常有菌子寻。最开始是哥带我上山寻菌子。他说:“你拿根棍子,眼睛放尖点,专选那些草里面和枯树叶子的地方去寻,发现菌子就喊我,我就提蓝子来。”
我照他说的边走边寻,果真在一棵大树下面发现了一堆大菌子,便扯起喉咙放肆喊:“哥,快来啊,咯里有好大好大的菌子嘞!”
不晓得咯一喊还喊拐哒,喊起在山上捡菌子的大伢子们都往这里奔。有的说是他先看见的要归他,有的说这棵树是他屋里的、树脚下的菌子当然归他,还有的说咯片山原来就是他屋里的祖山、菌子要认祖归宗……我哥那时还小,等他提着篮子赶来的时候,几个大伢子争执不下已经打了起来。
那几个大鬼扭做一团,一不小心把那堆好好的菌子踩得稀巴烂。一看谁也得不到那堆菌子了,这才停止了打架,散开来各自寻菌子去了。那天,我一直都在为那堆踩碎了的菌子心疼,本来满满的一篮子菌子,捡回来可以够屋里人不呷饭光呷菌子都呷得一天,太可惜了……
寻了几次菌子后,我就琢磨,为什么有时候寻得到有时候又寻不到呢?一个是时机不对,一个是寻的地方不对。菌子一般是连续几天阴雨放晴以后才长出来,以春秋两季为多,象夏天那种一阵风似的雷阵雨,光把地皮打湿或地皮都冒打温的雨是不长菌子的。就是连着阴雨天过后,山上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长菌子,只有相对地势低洼,枯草枯叶多、吸涵的水份多,比较潮湿的地方才长菌子。
把握这两个特点,以后等这些大伢子们白天都上学去了,我反正不上学,就带个细篮子上山,寻到菌子了就先用细篮子地它运到一个草堆里集中起来。
“等你放学了,我们再用大篮子把它抬回来。”
我对哥说。“好,咯个主意好!”
哥赞成,并嘱咐我在草堆子旁做个记号,免得到时连自己都找不到了。果真,等那些大伢子们放学回来、提着篮子正上山时,我们哥俩抬着一大篮菌子正“嘿哧嘿哧”地下山来。
“咯还搞屁啊,咯两个鬼捡了咯多咯多,还有屁的咯菌子啊……”
好了,感谢大家倾听”楚湘汇夜读”,晚安,朋友们,下次再会!
编到这里,小编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,放学回家时,会从山上路边,带上几个野菌,母亲精心调味,一家人共同分享野菌美味,空气中弥漫着欢乐分子。
大家都在看
往疯狂打call 666 | 野渡坡等你来打卡!
期【招聘启事】武汉钧安制药招聘区域经理
推老头子 上丨忆我们难忘的青春岁月!
荐情系家乡丨我家门前——那条小溪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