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句子

王俊刚 | 冬天,回忆故乡的雪(散文)

关注↑↑↑我们获得更多精彩!冬天,回忆故乡的雪(散文)王俊刚2020.12.07 儿时的冬天,雪是最美好的回忆。我家在北方,在华北大平原,到了冬天,树木叶子全部落下,池塘里密密麻麻的芦苇也收割一空,这…

关注↑↑↑我们获得更多精彩!
冬天,回忆故乡的雪(散文)
王俊刚
2020.12.07
儿时的冬天,雪是最美好的回忆。
我家在北方,在华北大平原,到了冬天,树木叶子全部落下,池塘里密密麻麻的芦苇也收割一空,这时候极目远望,除了村庄,能看到地天衔接处。这还不是最极目的,一场大雪后,,村庄也成了白色,忘得更远。
我从小时候就喜欢雪,对于雪的情怀与生俱来。我喜欢雪雪的纯洁静美。
在我儿时的记忆中,故乡的冬天雪特别多,前场雪还没化尽,后场雪又来,整个冬天几乎一直被大雪覆盖着。
那时候灌溉设备和机井并不多,所以农村人对雪有着特殊的情感。每逢下雪,大人们望着从天而降的雪片,总是说“瑞雪兆丰年”这句话。奶奶也常说下雪就是下粮食,洁白的雪花是给越冬的麦子盖的被子。
我最喜欢站在门口看飘飘洒洒的雪花,看这些美丽的精灵从灰色的天空缓缓降落到人间,看她们把一切慢慢地抱在怀里,看她们把一切变白。
那时候农村都是草房子,雪后村子里家家户户的屋檐上都悬垂下晶莹剔透的冰棱子。长长的冰凌子不能太长,太长了会扯断屋檐上麦草,所以天一亮大人们都会把冰凌子打断,让它们落下来。这些落地的冰凌子对于我们孩子们来说可是宝贝可以拿着当冰糕吃,也可以拿在手里当玩物,也可以恶作剧丢进其他孩子的衣领里。
当厚厚的积雪将整个村庄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时候,村子里的道路也找寻不到,整个雪面上没了行人的脚印。这时候大人们也不起床,就是起床也不出屋,围着火盆子烤火。
树木像一把撑开的银色大伞,被雪压弯了的树枝挂满了雪花,一阵微风吹过,雪花飞扬。
大雪后麻雀无处寻食,在屋檐下饿得叽叽喳喳地叫着。这时候孩子们会在房屋门前扫开一片空地,然后拿一个箩筐,用小树枝支起来,小树枝上拴上长绳,在箩筐底下放一点吃食,躲在门后等麻雀来吃食。等麻雀走进箩筐只顾吃食的时候,一拉绳子,箩筐落下来把麻雀罩住,这样就可以逮到麻雀。
下大雪让孩子们最兴奋,堆雪人,打雪仗,嬉嬉闹闹的,打破了乡村的宁静。
每一场雪后,大人们都会从房屋门前扫一条小路通到村里的大路上,然后顺着大路扫到自家宅基地尽头,这样各家各户连起来,村子里就有了交通网。
我小时候下雪天最喜欢和大人们一起去牛屋,牛屋是生产队里的公共房子,专门用来喂养牲口。那时候农村还没有机械化,都是用牛马拉套,冬天怕这些宝贝们冻着,所以牛屋里冬天天天有火。牛屋里的火不像各家各户的那样,烧树疙瘩,烧的是煤,所以屋子里没有呛鼻子的浓烟。
故乡冬天,安静而漫长,仿佛一个冬天都在童话世界里。故乡的雪,现在成了我的梦,每每到了冬天,便想起故乡的雪。看到降雪,心里便勾起淡淡的乡愁。
故乡的雪,牵着的心。
喜欢本篇,欢迎点赞分享
作者简介
王俊刚,男,1970年生,河南省诗词协会会员,中国煤炭行业协会会员,汝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平顶山市三苏诗社常务副社长,《朝川河》杂志主编,现在平煤集团朝川矿退管中心工作,已发表诗词,诗歌三百多首,散文两万多字。有诗词集《半农诗词》。

经典作品回顾
王俊刚 | 喜听春雨(散文)
王俊刚 | 等待春暖花开(散文)
王俊刚 | 向着春天出发(散文)(主播:郑书芹)
王俊刚 | 挺住,别让自己新年里出局(散文)(主播:张文玲)
王俊刚| 与雀为邻(散文)
王俊刚 | 品秋(散文)
王俊刚 | 听雨(散文)
王俊刚 | 满屋粽子香
王俊刚 | 听雨?品茶?看书
王俊刚 | 一片梨花天上来
王俊刚 | 三八莫看柳
王俊刚 | 春夜听雨
王俊刚 | 修车记(散文)
王俊刚 | 初秋骑着单车看风景(散文)
王俊刚 | 再见了,秋(散文)
邺 城 文 学
《邺城文学》面向大众长期征稿,体裁不限,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。要求原创首发。优秀作品也可推荐。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、音频。字数要求: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;优秀小说可以连载。现代诗歌至少两首。没有酬稿,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,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,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。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。
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
长按二维码关注
投稿邮箱ycwx866@163.com 微信qh9289
图片?网络 / 审核?春天树 / 责编?云朵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